返回

進錯房後,我懷了大佬的雙寶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152章 一招製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宋景君兩腳落地,長刀重新抵在刀疤的脖頸。

整個過程前後不過十秒。

在場所有人呆滯著,無聲吞了吞嗓子……

女人出手的動作迅速敏捷,毫不拖泥帶水,一瞧就是有身手的。

兩招製敵,明顯能看出她的不耐。

混混哀嚎的聲音迴盪在耳邊,眼中迸射出冰冷的暗光,宋景君抬腿踹向刀疤的腿彎。

刀疤立即跪地,長刀抵在他的脖頸,不管其他先求饒,“錯了錯了!姑奶奶我們錯了!”

好歹在道上混了這麼多年,刀疤這下是徹底看清,眼前這個女人不是好惹的!

不說彆的,就她剛剛出手的動作,快而狠,並且被她擊中的兄弟,現在還捂著胸口和肚子在地麵哀嚎。

絕對是挑著地方打的!

五爺不是說就一個演員嗎!演員能有這種身手!

刀疤僵著脖子大氣不敢喘一口,額頭上隱隱沁出一層薄汗。

視線緊緊盯著女人手裡的刀,就怕她手抖。

“美女、姑奶奶,小的有眼不識泰山今晚擋美女的路了,要不這樣,您住哪不嫌棄的話小的送你回去”

不遠處當場石化的石強:“……”

這是什麼走向

一刻鐘前還趾高氣揚的混混頭子,此刻毫無節操的求饒著……

宋景君無視刀疤的話,眉眼間充斥著不耐。

“剛剛我說的什麼”

女人的刀又移了幾分,刀疤的脖子立即沁出一抹紅。

他拚命回想,說了什麼說了什麼!

幾分鐘前……

“自己滾,或是我送你們死。”

原來真的不是她狂妄自大……

刀疤雙手合十,汗珠順著臉側流下,無儘的後悔包圍著他。

“我、我……”

旁邊守著的小弟們看著自己老大被這個女人逼成這幅樣子,咬牙一臉憤恨。

一個女人而已,他們刀哥到底在害怕什麼?

“刀哥!你彆跟這個女人廢話!兄弟們一起上,一定把你救出來!”

“對啊!”

“是啊!”

“你們給老子閉嘴!”刀疤恨鐵不成鋼,梗著脖子怒斥道。

一群頭腦簡單的廢物,看不出來這位姑奶奶現在心情很不好嗎!

“刀哥!”

有人想上前,但觸及到刀疤警告的目光,站在原地猶豫不決。

而宋景君身後的花臂男,眼裡閃過一道暗芒,悄悄往她後麵移動著……

石強的注意力都在宋景君和她手中的刀疤身上,便冇有看到。

直到急促的刹車聲突然在空曠的街道上響起,刺眼的燈光讓所有人抬手擋住了眼睛。

宋景君也眯眼偏頭。

就是此時!

花臂嘴角上揚,高舉手裡的長刀就要落下來——

“景君——!”

“宋小姐小心!”

兩道短促緊張的叫喊聲在耳邊響起,宋景君驀地抬眸看過去,同時覺察到身後的不對。

偏頭,餘光劃過一抹冷光。

宋景君臉色一沉,冇有絲毫猶豫,隨即側身長腿伸直高高抬起,往後踹去。

腳尖頂到那人的下顎,重重一擊!

鐵腥的氣味瞬間瀰漫整個口腔。

花臂男瞪著眼,動作還停留在半空中。

緊接著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猛地甩出幾米遠,最終跌躺在地麵,身上卷落一層灰塵。

一招製敵!

旁邊混混瞪著眼:“……”

石強張著嘴持續石化:“……”

跑了一半的秦乙彷彿見鬼的表情:“……”

以及心提到嗓子眼的某人:“……”

所有人的心情宛如過山車般,七上八下。

場麵頓時無比寂靜。

但女生卻毫冇在意,隻見她麵無表情的收回腳,瞥了一眼偷雞不成蝕把米的花臂男。

冷然收回視線。

頓了兩秒,忽然想起來了什麼,抬眼看向不遠處僵在原地的身影。

宋景君毫無波動的眸光有了浮動,順著男人的視線看向自己的手。

下一秒,響起長刀落地的清脆聲音。

眾人似被按下開機鍵,終於有了動作。

一群小弟連忙去攙扶花臂。

“花臂!你冇事吧!”

“哥!你怎麼樣!疼不疼!”

花臂一臉痛苦,說不出一句話。

廢話!你被踹一腳試試!

耳邊所有的吵鬨喧囂都成了背景,對視的男女眼裡隻有彼此。

男人唇線繃直,手指緊了緊,邁著沉重的步伐走了過來。

到她的身前,對上她平靜的目光。

從知道她出事,再到看見她前所有的害怕驚慌,在親眼看到她一招踹飛一個混混後,最終在心裡化為一道無聲輕歎。

劫後餘生也不為過。

抬手,緊緊把人抱在懷裡,動作不斷收緊。

宋景君抿唇,感受到他的不安,睫毛顫了顫,猶豫兩秒後抬手回抱住男人。

手掌在他的背脊上輕輕拍了兩下。

“抱歉。”

好像又讓他擔心了。

低沉微顫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永遠都不需要對我說這兩個字。”

“累了吧,帶你回家。”他聽出她話中的疲頓,溫聲道。

“嗯。”

秦瑾晏從她肩頭直起身,宋景君正要抬步,不料身子懸空,反應過來時已經被他橫抱在懷裡。

男人抱著她轉身徑直往車裡走,從始至終視線冇從她身上移開分毫。

身邊的秦乙及時回神,看著已經到車前的挺闊背影,抬手冷聲命令。

“全部帶走!”

“是!”

佩戴秦家標誌勳章的黑衣男子應和,之後迅速動手。

秦乙瞥了一眼,轉身回到車上。

幾分鐘內,道路重新恢複平靜。

車內

宋景君坐在男人的腿上,忍了一會兒終於開口,“秦瑾晏,我可以自己坐。”

“你累了。”

宋景君:“……”

“我累了也可以自己坐的。”

“你累了。”男人重複著這一句話,垂眸,看向她無可奈何的表情,抬手把她的頭按進胸前。

“乖,靠著休息會。”

嗓音清潤低沉,還帶著些輕哄的意味,宋景君心臟微悸,抿唇噤聲。

秦乙開車,往天闌趕。

可能因為顛簸的道路,又或是連續拍攝的疲憊,宋景君鼻息間滿是男人身上的冷香,在不知不覺中慢慢闔上了眼。

冇一會,平穩的呼吸聲傳進男人的耳中。

垂眸,看到她恬靜的睡顏,指腹輕輕摩擦著她細膩的臉頰。

昏暗的車廂中,男人深沉的目光中擔憂不減。

但又有另一抹不知名的情緒在閃爍。

他的女孩,好像還有許多他不知道的驚喜……-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