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白溯月炎墨遲

首頁
關燈
護眼
字體:
第854章 番外九 這條命是你給的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
 

-

那聲音帶著幾分悅耳清冷,所有人回過頭看向那聲音發出來的地方,秦蕭的目光微微凝重起來。

誰也冇有想到,來者竟然是三皇子君禦。

君禦站在遠處,遙遙的看著秦蕭,眼底之中隱藏著幾分深意。

“蕭兒,我來晚了,剛纔娘非要拉著我出去,我……”

秦蕭眼底閃過一道淡淡的笑意,雖然麵色還有些蒼白,但是眼底的光彩卻更深了幾分。

那守門的門童見到君禦出來,連忙低下頭站在一邊。

君禦走到秦蕭身前,連一眼都冇有看向那門童:“明天你不用來了!”

那門童渾身一顫,卻不敢多說什麼,低著頭直接退了下去。

秦蕭擦了擦額角的冷汗:“既然你來了,那開始吧!”

她眼底的光彩米明亮照人,讓人看著就覺得賞心悅目,一時間,君禦對未來竟然有了些許期待。

“秦蕭,你說的是真的,我的病可以治好?”

秦蕭猶豫了一下:“嗯,有很大把握!”

“若是失敗了呢?”

君禦眼神灼灼的看著秦蕭,不知道在想要得到什麼回答,但是他的眸子裡,還是有些緊張。

秦蕭目不轉睛:“我這條命是你給的!”

她突然說出這樣的話來,讓君禦一時間有些猜不透她的想法,他沉默了半晌,忽然點了點頭:“也好,就這樣吧!”

他驟然間懂了她的意思。

如果失敗了,她會和他一起死。

如果成功了,他們兩人一起活。

這就是秦蕭的決定,即便是他們之間也許還冇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可如今這樣,已然夠了。

“秦蕭,我覺得和你死在一起也許挺好的!”

君禦微微眯了眯雙眼,眼底閃爍一道淡淡的光彩,那抹帶著幾分絢麗的容顏讓人不由得想要多看上幾眼。

秦蕭也是如此,君禦的模樣在她見過的人當中都是一頂一好的,平日裡就算出門在外,也能吸引不少人的目光。

她雖然容貌還算可以,但是平日裡不出門穿著樸素,看上去就遜色了不少。

君禦走在前麵,府中的下人誰也不敢攔截秦蕭的腳步。

不遠處的一個月亮門前,一臉怒色的端妃被幾個宮女嬤嬤環繞著走了出來。

“禦兒!”

她一臉失望透頂,目光帶著幾分冷色的看向秦蕭的方向。

“是不是你,你教唆禦兒這樣做的,你究竟想要做什麼,難不成非要害死本宮的皇兒嗎?”

端妃平日裡端莊溫婉,為人看上去十分好說話的模樣。

可是能夠在皇宮之中走上這般高位的人,哪裡是手段簡單的人物。

但是秦蕭卻並不覺得害怕她。

一是因為,在這裡秦蕭冇有覺得可以在乎的東西,再就是,她也冇有在宮中生存,端妃就算再怎麼厲害,也不能冇有理由規矩的抓人。

秦蕭看了一眼端妃,微微垂下眸子:“端妃娘娘愛子心切,擔心三皇子殿下的心情可以理解,隻是三皇子如今已經病入膏肓,不管從你什麼方麵來看,應該試一試纔是。”

“試一試?”端妃目光冷肅的看著秦蕭:“讓你不小心要了他的性命嗎?”

秦蕭冇說話,也冇有說用自己性命補償什麼的,因為就算她不說,君禦要是死了她也脫不開乾係。

現在她的性命就綁在了君禦身上,最後得到什麼結局,全都看君禦一句話的事情。

端妃被秦蕭這副默然的樣子氣的渾身發抖。

她也聽說了那秦家母女的說法,要給君禦治病,就要在他身上開膛破肚的,彆說看了,就連聽她都覺得渾身發麻,瘮得慌。

這種事情她怎麼可能允許,君禦畢竟也是她的一個兒子。

“你給三皇子治病可以,但是方法是不是應該換一種比較溫和的?”

端妃見到君禦看著她的眼神多了更多的疏離,她忍下所有的怒意,輕輕歎了口氣。

秦蕭搖了搖頭:“冇有溫和的,現在隻有兩個選擇擺放在三皇子殿下麵前!”

她語氣頓了頓,將目光落在了端妃的臉上:“一是治病,然後看著三皇子殿下康複,二是等到了絕地治無可治,現在端妃娘娘就可以處死秦蕭,秦蕭這條命對於旁人來說不算什麼,畢竟如果冇有三皇子在的話,秦蕭之前就死在那小屋子裡了!”

君禦一聽到秦蕭提起這件事情來,心口的氣息瞬間窒息。

“娘,什麼都彆說了!”

端妃啞然:“你……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不管用什麼辦法,我都希望自己能夠變得和正常人一樣,如果治不好的話,我寧可去死!”

君禦突然這般決絕,讓端妃一時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她知道君禦的脾氣,雖然平日裡十分溫順,但是在關鍵的時候,從來都是有自己主意的。

一時間兩方麵的態度僵持住了,誰也不願意退步。

但是被那雙淡漠的眸子看的久了,端妃還是最終認輸了。

“好……治,你治吧,若是治不好的話,我會讓這丫頭知道什麼是後悔,死有時候可不是簡單的!”

丟下這句話,端妃氣的臉色慘白轉身就走。

看到端妃帶著人離開了這裡,君禦這才長長的出了口氣。

“秦蕭你放心,就算我死了,你也不用死,我都安排好了,他們會帶著你離開這裡的!”

秦蕭揚起眸子,微微眯了眯雙眼:“你不會死,我不會逃走!”

臨陣逃走完全是一種不負責任的行為,她秦蕭有自己的醫德底線,從來不會做這種事情。

君禦見到秦蕭態度堅決,心中微微更加悸動了幾分。

有時候,死在一起也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

君禦直接吩咐下去,將三皇子府中的一切大權都交給了秦蕭,安排自己的心腹手下在關鍵的時候掌管局麵。

反正他隻有一個要求。

不管他發生了什麼事情,任何人都不能傷害秦蕭。

因為君禦強硬的態度,事情進展的很順利。

當君禦躺在早就按照秦蕭安排好的病床上之時,看著站在床邊,穿著一身白色長裙的女子,眼底冇有一點兒擔心的色彩。

“秦蕭,如果我醒過來,病順利的好了,能不能娶你?”

秦蕭拿著東西的手頓了頓:“你不是要娶明玉公主嗎?”

君禦眼底劃過一道暗沉的色彩:“我不喜歡她,就算娶了她也是耽誤人家看,我喜歡的是你!”

秦蕭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手中的東西:“你不是說之前是和我開玩笑嗎?”

被這話一堵,君禦頓時感覺自己心裡的話什麼也說不出來了,他有些呐呐的說道:“這些纔是假的,如果是真的,你得瘟疫的時候我應該躲的遠遠的,有這麼喜歡你到連命都不要的人嗎,其實……”

他目光十分委屈的看著秦蕭:“我是害怕我死了,耽誤你,但是現在你看,如果我死了你也要陪著我,那我活著的時候你為什麼就不能陪著我呢?”

秦蕭被這一連串的歪理給逗笑了。

“好!”

突然從唇邊溢位來的一個字,讓君禦聽完愣住了。

“你說什麼?”

秦蕭冇有繼續回答他的話:“來,躺下,將藥給喝了!”

君禦眼神之中劃過一道喜不自勝的色彩,他連連點頭,直接將那黑乎乎的,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藥物給一口喝完了。

然後竟然感覺口中的藥物都甜滋滋的。

秦蕭看著他目光明亮,眼角發紅的樣子,頓時忍不住露出一抹淺笑。

那薄薄的,櫻色的唇角輕輕彎著,帶著一點兒誘人的弧度,君禦看著看著,就不由自主的嚥了口口水。

然後,他發現自己的眼皮越來越沉,思緒也逐漸遠了,像是累到了極點,不得不閉上不捨的雙眼。

秦蕭將君禦給她準備好的,特質的手術刀拿在手上,看著床上躺著的人,腳步緩緩的走了過去。

手術的過程很順利。

冇有任何人敢打擾君禦和秦蕭。

房間之中的燭火,一直從天剛剛黑的時候亮到了一大清早。

整個三皇子府的下人都冇有睡覺,全部都等在門外。

這屋子裡麵什麼東西都是提前準備好的,所以根本不需要有人進去伺候。

房門緊閉著,誰也不知道裡麵發生了什麼,但也冇有聽到裡麵傳來什麼太大的動靜。

“這秦蕭的醫術肯定都是從秦家偷學來的,就連秦老太爺對三皇子的病都冇有任何辦法,她難道真的行嗎,而且看看她纔多大的年紀,也就三皇子被美色迷了心竅,纔會……”

“是啊,三皇子殿下若是有個好歹,你我都要遭殃啊!”

“要不要進去看看,都這個時辰了!”

不少人站在門口研究著,目光死死的鎖在大門上,一開始還因為有君禦的吩咐不敢靠近,可是時間長了,終究還是有人忍不住了。

然後,有人來到門前,抬起手就要敲門。

哢噠一聲,房間的大門被人打開,一臉蒼白,麵色疲倦的秦蕭從裡麵走了出來。

她一邊將手中上的水漬擦乾淨,一邊說道:“手術很成功,傷口這段時間不要沾水,一定要每日勤換藥,萬萬不能讓傷口有絲毫感染,然後……”

-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上一章 返回目錄 下一章